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二奶村的处女
二奶村的处女

二奶村的处女

到二奶村,已经是傍晚了,阿林在第一期那边他有份的「二春酒楼」代办宴席,算是我和二妞的喜酒,阿郎和阿泰刚好也在,八人一围,好不热闹,那阿泰原来是元元站的老友。

  阿珍为大家一一介绍︰阿郎的老二叫阿雪,阿泰的叫…不记得了。

  我看见了二妞好不自然,就劝她喝一点儿酒。二妞不善饮酒,饮了小半杯已里全身发热,阿珍也向她劝酒,喝下一杯之后,二妞对我说她觉得天旋地转!

  勉强坐到席散,我和她回家,扶她上床!她实在支持不住,倒头便睡。

  我见二妞睡得很甜,胸前双峰,耸得很高。

  于是,我走到床前坐下,伸手去解她的衫钮,触手便开,一打开来,她并没有戴乳罩,少女的玉峰雪白而充满弹力,乳头不太大,双峰一点嫣红。

  我用怪手去摸,觉滑如羊脂,我用手捏捏,两堆软肉柔而结实!按下去是有弹性的嫩肉,但我不敢太大力抚弄,恐怕将她弄醒。

  我这么想︰她没有戴乳罩,可能也没有穿底裤的了,何不解开她的裤头带,欣赏一下她的阴部?想罢,将她的裤头带解既,但是没猜中了,她是有穿三角的。

  忽然,二妞将身体转侧,我急忙停手。

  等了一会儿,不见她有动静,趁势将她的裤子轻轻拉下,一条淡黄色三角裤映入眼帘,此时二妞是侧卧,我轻情拉下她内裤的一角,一边隆臀裸露出来,看了越使我欲火火大动。

  我低声对二妞道︰「二妞!你睡好一些!」

  便扳她仰躺,这一种手势十分轻巧,并不会将她弄醒。

  二妞一成仰卧,我便有机会将她整条三角裤除下了。

  这时候,她恤衫被翻开,双乳全露,下体亦无寸缕褛。

  见她阴户生得很高,阴毛纤细、疏落有致,几乎是白版,绝不是茸茸密密的黑丛林,连到阴道口也盖去的那种。

  见她的阴户一线分开了两边!正所谓峰间有条流水!

  我便轻轻将她的地大腿张开,成为一个「大」字,拨开她私处一看,没想到这北妹二妞竟是个处女!

  处女即是处女!虽然张开了大腿,因为未经人道,所以阴户口也不甚张开。

  我伸手去摸二妞的阴道口!谁知不摸犹可,一摸之下,整只手指为之湿润,里面好像包含了很多水似的。

  我跪在床上,仰头下去!用两支手指张开了她的大阴唇,便露出一个小孔!

  里面红黏黏的肉,看见了小阴唇,和尿道之上的阴核。

  我左手两指拨开了阴唇,右手食指插入阴道去,大约进入不到半寸,染得手指也湿了,手指插出插八,即即有声,处女的怆户,未经人道,确是明明净净,十分繁凑,就是用指插入,也被四面的阴道腔肉包函着,觉得温暖异常,十分过瘾。

  我此时欲火如焚,再也不能够忍受了,但是我知道自己这么冲动,如箭在弦上,要阳具一插入阴户,恐怕未入得个龟头,已经泄出来。

  这样快便出精,实在是一件最没瘾事,因为盗取处女膜是一件快乐之事,假如这么快就出来,就如下雨天穿新鞋了。

  必定要设法延长出精之时间,最低限度抽送得十五分钟至二十分钟,才能真正享受处女开封的滋味!

  那种破关直入,将狭窄的阴道腔肉推开的好处,才能得到。

  想到这里,立刻下床,到浴室冲个凉,再上床。

  回来时,再看看二妞,真是冰肌玉洁,值得欣赏不已。

  又仔细看过了一会,我实行要尝试处女的滋味了。

  二妞的阴户生得高,不必用枕头垫高她的臀部,我站在床沿,用手提起她的双腿,使二妞的双腿放在自己肩膊上,然后左手撑开她的阴唇,右手持着阳具,在阴道的小孔中寻找去路。

  无论男子的阳具大小,一个处女亦难以容纳得入,你想一插而入,直顶子宫颈,这是不可能的,而且大力挺进!用力插入,会使处女痛到失魂落魄,对性交留下恶劣的印象,这事绝对不宜心急,必然按步就班,循序渐进,使处女的尽量痛苦减少,然后彼此才会觉得有趣。

  年轻读者可能会问︰处女第一次性交,是否即刻会感觉到兴趣吗?

  这个问题!我认为是不会的,就算怜香惜玉的男子,用调情和缓进的方法,也可以减少处女的痛苦和她的紧张心情而巳,你们试想一想,处女的阴道末经人道,生得紧紧密密,而你将那大个龟头逼入,粗硬的阳具将阴道肌肉挤开,虽然阴道肌肉有弹性,亦会觉得辛苦,必定要经过五六次性交之后,女子方面才可以会感觉出快乐的。

  且说我的龟头,一触到二妞的阴道口,便好像被吸住,也觉得阴道口有少许淫水泛出,使龟头更溜滑。

  大约处女的阴道口不够花生米大小,但是这龟头却比核桃还大!以此例来计,大约是五比一左右。


  我右手持着阳具,将龟头一挺,用力挺准了小洞,「滋」的一声,龟头已塞了入阴道里去,这一塞,使得二妞感觉到一阵异样,她再渴睡,也是不能不醒了。

  二妞一醒,便觉下体不自在,有些东西顶入了阴道,而且皱着眉心,呈微微觉痛的样子,令我不忍再用力。

  这时我已经顶住她的膜,大约要入多两三分,始可以将二妞的处女膜冲破,如果我将阳具抽出,二妞之处女膜仍末破!但那会见了这只乳猪,而不一口吃下之理!

  二妞定一定神,见自己胸衣打开,双乳露出,下体也没有裤子,双腿大开,而我全身裸赤裸压在她身上,随即又觉得自己的阴部被塞得闷涨不堪,便嘌道︰「哎呀,痛死我了。先放我一下好吗?」

  我骗她道︰「二妞你别动,如今你的处女膜已被我冲破了,你如今且忍一忍,以后来多几次,你便会快乐了!你已经发育好了,不用怕!我以后和你过快活日子哩!」

  二妞芳龄十八,已懂男女之事,但她的口裹还是说道︰「但是…你顶得人家这么大力,我好不自然呀!我那里好像没位子再让你挤进去了呀!我说道︰「二妞你别担心,你摸摸,现在才入得的这么多,尚有一大节没进去,我的东西整条进去之后,你便会觉得过瘾了!」说罢,捉住二妞一只手来拿他的阴茎。

  二妞的手一摸了这硬骨骨而坚挺的阴茎,登时芳心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连忙缩手说道︰「羞死人了!我才不摸哩!」

  我说道︰「不摸也不要紧,但你不要动,我会继续插进去去,或许会你有些痛,但不要紧,每一个处女初经人道也是如此的!」二妞此时无可奈何,她一声不出,也没有挣扎。

  我将龟头滑了一滑,滑了上去阴核处,二妞被龟头一触阴核,顿时呆了一下,有种怪异表情浮上她的脸。

  我笑着问道︰「你觉得怎样?」

  二妞粉面通红说道︰「你搞得人家全身一软,四肢麻麻痹痹,我的心好像离了一离似的,你弄得我身子都麻痹了,轻飘飘的!」我又用左手撑开阴唇,右手持着阳具,再用力一挺,「啧」的一下,整个龟头又滑了进去,二妞刚才被我的龟头摩擦阴核,全身一麻痹,芳心一荡漾,已有些淫水流出,所以这次我稍微由一挺,便将龟头整个挤进去了。

  我顿了顿,便将龟头作先锋头部队,往里头推进,我清楚感到龟头所到之处,阴道里的嫩肉一路被逼开,这次顶入,真的巳经将处女膜顶破,有些鲜血连淫水挤出来。

  二妞觉得十分痛楚,便伸手来捉住我的阳具说道︰「别…那么快,我好痛!

  哇!你还有这么长,真的能弄进我的肚子里吗?」我说道︰「你不要怕,也不可太紧张,一分钟入一寸,五分钟便可全进去,痛过一阵就不会再痛的啦!」

  说话时,我大约已经入了一寸,处女膜已破,就可以轻轻地抽送,但抽出的时候,我不会抽得太出,而是抽一分,入两分,这一路迫入时,我简直是闻得到二妞阴道里的腔肉在节节作响!

  我入得越深,二妞阴道的肌肉包围得我的阴茎多一些,那感觉真是好过瘾!

  二妞闭了双目,我又问她道︰「此刻又觉得如何呢?

  二妞没有把眼睛张开,低声说道︰「觉得下体被你越塞越深,而好像一路被你迫开了,你推进时我还会有疼痛,但退出是有觉得立刻合拢,人家的心好乱,肚子里多了你的东西,很不自然,四肢都麻痹了,里面很湿,我也不知说什么啦!

  别问人家这些啦!羞死我了!」

  此时我的阳具入得一半了,即是入了二寸多,已也算好深了。

  我低声说道︰「二妞,你再摸摸!入了多少了!」二妞说道︰「我才不摸,它把我弄得那么痛,再入深进去嘛再痛多点!算了!

  不要再入咯!会痛死我的!」

  我笑着说道︰「傻女人,那会痛得死你?所谓苦尽甘来,现在苦还未尽,怎会甘来呢?你忍一忍,尝到好处就知道我没骗你了!」我的阳具虽然入了一半!但二妞的「乳猪」已经被我吃了,现在她已经不再是处女了,由开始到现在,竟用了十分钟。

  我的阳具被紧凑而温暖的阴道包裹与吮吸,这是一种快乐的滋味,为处女开苞的确是好过瘾的,初经人道的处女!阴道肌肉壁的紧密包裹,使到男人感觉到有这种乐趣,是无似上之的快乐!

  有处女才会有为此紧凑!一个女得一次给男人有此美妙的感觉,我觉得二妞的阴道里膊动得很厉害,有一种吸吸吮吮,使阳具畅乐已极的感觉。

  我恐怕再一吸吮,就会泄出,立刻停止活动,平心静气,休息一阵。

  且说我休息了一阵,再鼓勇气,仍用退一分进二分的方法,一路开山劈道,将二妞整条阴道涨大,一直通到子宫颈。

  这时我更过瘾,五寸长的阴茎已经全部进入二妞的「肚子」里,那男根被紧束束地箍着,途道肌肉包围,阴道壁肉震震颤颤。吸吸吮吮,那一种滋味和快乐,如果未玩过处女的人,一定发梦也不知道有如此的畅快。

  现在我开始抽送了,我不敢太用力,怕她有痛苦!而是将阳具退出一半,然后插到尽根,谁知抽了大约三十抽,龟头一阵奇痒难当,大概是顶正二妞的子宫颈,此茎与彼颈剧烈碰触,终于再也不能够抵受得了!

  登时龟头「霍」的一下,精液直喷,老范心脉也跳得很利害。

  我气喘喘地放下她的双足,挺直身来,阳具仍浸在阴户,接着又「天盖地」,把胸部温软一下饱凸的乳房,压得二妞十分辛苦。

  由尽根而入到一泄如注,搞了二十分钟,得确过瘾之极。

  两人休息了十分钟,然后我将阳具拔出,哇!整个龟头红卜卜。

  二妞亦坐起身来,阴户流出丝丝我刚灌入的精液,她那条淡黄色三角裤刚好垫在阴户的下面,处女之血流下去,一片腥红,她拿起三角裤来看,幽幽说道︰「我的第一次给你了!」

  我有满足感,也有罪恶感!论年龄,二妞简直可做我的女儿,金钱既是万能,又是万恶,我居然凭着它夺取一个清纯女孩子的初夜!

  两人草草清洁了下体!二妞告诉我说,她阴道仍有些不自然,我安慰几句,也觉得有些累了,就和她赤裸地抱着睡觉。

  【完】